第184章 收拾垃圾_我,纯阳之体,开局成为魔女炉鼎
略木小说 > 我,纯阳之体,开局成为魔女炉鼎 > 第184章 收拾垃圾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84章 收拾垃圾

  事实证明,邪眼乌贼的确是意外,这条冯川走了数十载的航线,在经过邪眼乌贼事件之后,虽说也有遇到妖兽袭击,可却再未出现过这等级别的妖兽。

  一个半月的航海时间过去,商船终于抵达了东神岛港口。

  所有人都停留在船上,如是在等待某人的出现一般。

  咯吱……

  伴随着一间客房房门打开的声音响起,船舱内的所有人近乎在第一时间浑身一颤,目光瞬间汇聚在那房门之中,众人眼中满是敬仰。

  只见一道修长而俊逸的身影徐徐从房间内步出,

  林凡,那面容宛如雕塑般完美无瑕,眉宇间透露着一股温文尔雅的气质,仿若古书中走出的翩翩君子。

  随行的,是一只看似普通的小老虎。

  这不是寻常的野兽,而是炎狱神翼虎幼崽。

  林凡的出现,没有华丽的辞藻,没有繁复的仪式,却无声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。

  他们的眼神中满是敬仰,这个男人,就像是一柄隐藏在鞘中的利剑,即便未露锋芒,也让人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危险和力量。

  “多谢公子救命之恩。”

  诸人冲着林凡拱手作揖,感激般地说道。

  上次林凡匆匆出手,诸人尚未来得及言谢,前者便已回房,众人并没有因此而认为这位剑庐弟子架子大,而是普遍认为他在闭关途中遭受侵扰,故才出手,而后慌忙回房,也是因为要巩固闭关所获。

  是以。

  直至商船靠岸,诸人仍旧留在原地,不曾离去,一来,是想当面致谢,二来,则是想在这位南荒天骄面前刷刷脸。

  “举手之劳而已,无需挂齿。”

  林凡微微臻首,神色平静地扫过众人,淡声回应道。

  说话间,他已走出船舱,徐徐走向船去。

  经过长达一个半月的时间,他,终于踏足东神岛了。

  抬头望去,港口气象万千,犹如天工开物,鬼斧神工般雕琢出的杰作,巍峨壮观,撼人心魄。

  那船坞宏大无比,足以容纳数百艘巨型商船,如同浮在海面上的城堡,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霸气。

  地面由漆黑如墨的火山石铺成,阳光照射下,闪烁着冷冽而神秘的光芒,宛如深渊中的宝石,蕴藏着未知的力量。

  而最令人瞩目的,无疑是那尊高耸入云的东王雕像。

  雕像用珍贵的玄玉雕刻,这种神秘的玉石能够汇聚天地间的灵气,使得雕像显得更加神圣不可侵犯。

  东王雕像手持权杖,气势磅礴,他的目光如炬,深邃而遥远,仿佛能洞察世间万物,审视着他辽阔的领土和忠诚的子民。

  权杖之巅,镶嵌着一颗璀璨夺目的夜明珠,即使在白日也散发着幽幽光芒,象征着东神岛的辉煌与希望。

  岛上的建筑,色调以黑与白为主,简约而不失威严,每一座建筑都精雕细琢,装饰着各种图案,它们像是默默的守望者,诉说着东神岛厚重的历史和悠久的传说。

  海风带着咸湿的气息吹来,却掩盖不了岛上那股独特的香气,那是岛上特有的醉花所散发的芬芳,令人心旷神怡,仿佛置身于仙境之中。

  林凡站在这宏伟的港口,目光所及之处,尽是一片繁华与庄重。

  “公子应该是来探索东王迷宫的吧?”

  在林凡下船之后,其身后陡然响起一道娇柔声音,回头看去,只见一位妙龄女孩款款行来,她一袭赤裙,落落大方,只是和林凡眼神交织时,俏脸竟是不自觉地扬起一抹绯红。

  对于此女,林凡自是见过,当初商船受邪眼乌贼攻击,便是此女最先开口,联合船上其他武者共同对付妖兽。

  “在下夏芷晴,东神岛夏家之人,承蒙公子救命之恩,一直不知该如何答谢。

  公子若不嫌弃,可否同我一起前往夏家休整休整?”

  夏芷晴今日穿着一袭红裙,长发如瀑,眼似晨星,虽然不是倾国倾城,却有一股英姿飒爽的气质。

  林凡思忖片刻,他来东神岛,主要目的自然不是为了东神迷宫,而是为了追查那朱家家主的下落。

  东神岛虽是岛屿,但依旧辽阔无比,若是自行搜查,无异于大海捞针。

  是以。

  他点了点头,淡声应道:“如此,便有劳了。”

  公子,请!

  夏芷晴微微一笑,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,她似乎对林凡的回答很满意。

  “那不是夏芷晴吗?

  怎会对一个陌生男子这般热忱?”

  “听说她为了躲避家里的婚事,不惜跑去了内陆,如今竟是带了一个男的回来,不知道尤家那位听说此事,会做如何感想。”

  “我有种预感,有好戏看咯。”

  东神岛共有一城三郡十五镇,商船停泊的地方,赫然处于清风镇与杨槐镇的交汇处。

  清风镇夏家,也算是镇上顶尖势力,对于夏芷晴,港口上自是有认识此女之人。

  ……

  清风镇夏家。

  当瞧见夏芷晴领着一位男子上门时,身为夏家家主的夏青流已是无比震怒,他强压着内心的火气,沉声道:“夏芷晴,你还有脸回来?”

  “爹,我身边这位……”

  无需多言,你逃婚也就罢了。

  如今却带着一个陌生男子上门,消息恐怕已然传遍清风镇,尤家,怕是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。

  “小子,我不管你是谁,如果不想死的话,立即离开清风镇,乃至滚出东神岛。”

  夏青流神色不善地看着林凡,如果不是洞悉夏芷晴的处子之身还在,他恐怕根本不会与其废话,直接就动手将这年轻人给擒下了。

  “爹,不是,我……”

  夏芷晴急了,连声想要解释,却是被眼前的夏青流爆喝声制止,“闭嘴!

  逃婚之事,我还没和你追究。

  如果不想你身边这人立即陨落,那就让他火速离开。”

  话音才刚落下,一道轻笑声已是从院外传了过来。

  “夏贤侄哪里来的这么大火气,我孙儿媳回来了,这不应该是好事吗?”

  伴随着这道声音的响起,不仅是夏青流,就连夏芷晴,都不由得面色一变,她怀着歉意看向林凡,正欲致歉,数道身影已是自院外穿梭而至。

  这几人,为首的乃是一位老人,这位老人身着华贵的紫色长袍,面带微笑,但眼中却闪烁着锐利的光芒。

  他身后跟着几名强者,以及还有一位吊儿郎当的青年。

  那青年面色惨白,如同是被酒色掏空了身体一般,郁郁沉沉,可当他看到夏芷晴时,眼神陡然一亮,连忙喊道:“媳妇儿,你终于回来了。”

  夏芷晴神色一变,轻声啐骂道:“尤亮,我与你尚未成亲,请不要这般称呼于我。”

  “哈哈,这不是板上钉钉的事吗?

  听说你带了个小鲜肉来,啧啧,想不到,你竟然也好这一口啊。

  小子,就是你吧?”

  倘若林凡如今还不明白是何事,他就完全可以找棵树吊死算了。

  只见他淡淡地瞥了夏芷晴一眼,后者自忏形愧地低下了头,仿佛是在致歉。

  “抱歉,你们的事,我不想参与,也不愿参与。

  夏小姐,恕我无法久待了。

  告辞。”

  说完。

  林凡便踏步行去,完全没有想要将此事大包大揽的想法。

  他很清楚,自己是被夏芷晴给利用了,这女孩是想借自己的势,为自己扫平那不愿接受的婚约。

  只是。

  林凡不喜欢这种被算计的感觉,夏芷晴若需要帮忙,可以明说,要不要帮,是他的问题,可如此强行将问题抛给自己,令他不由得愠怒。

  “想走?

  话没说清楚,你哪里都走不了。”

  夏青流还未说话,那尤亮率先开口了,只见他冲着身边二人使了个眼色,两位修为臻至洞天中期的高手立即相继掠出,就欲将林凡生擒。

  滚!

  倏地。

  一道冷漠的喝声传出,只见那两位洞天中期高手竟是在同一时间如遭重击一般,横飞而出,重重地摔出大厅,接连将院内好几棵大树撞得粉碎。

  什么?

  这一幕。

  不仅是那尤亮,就连夏家家主以及尤家家主二人,都满脸惊异地看着那徐徐踱步的白衣青年,似没料到,这如此年轻的外表下,竟然隐藏着这般可怕的势力。

  洞天中期!

  夏青流内心一凛,随着东王迷宫开启时间的临近,越来越多的南荒天骄来到东神岛,其中不乏有昔日十杰存在。

  而上个月,他就见过这等存在,那是一位往届十杰,年纪轻轻,就已达到了洞天后期之境。

  甚至,他怀疑,这些人,有望在四十岁前,达到涅盘之境。

  可是。

  林凡实在太年轻了,年轻的甚至他都有些怀疑,眼前人有没有二十岁……

  “你是什么人?”

  尤家家主神色一沉,冷然地看着林凡,这一次,他眼中的淡定早已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抹严肃,能够这般轻松击溃两位同境武者的攻势,眼前青年的实力,绝对不能用常人来判断。

  尤其是。

  对方的相貌这般年轻,更是让尤家家主猜测,青年是否是南荒八大神宗之人。

  “公子,我,我不是有意欺瞒,只是还未来得及说,他们就,就……”

  夏芷晴适时开口,满脸愧疚地解释道。

  林凡瞥了一眼夏芷晴,淡声道:“我不喜欢被人利用。”

  我……

  闻言。

  夏芷晴浑身一颤,她脑海中仿佛涌现出了青年于海上剑斩邪眼乌贼的画面,旋即立即跪倒在地,道:“公子若愿帮我,芷晴愿为奴为婢,侍奉公子一生。”

  芷晴!

  夏青流也愣住了,似没料到,自己闺女竟然这般举动,这青年到底有多大的能量,值得夏芷晴这么做?

  他正欲驳斥,却听到那尤家家主开口道:“阁下到底是谁?

  我尤家与南荒元初宗倒也有些私交,倘若阁下出身元初宗,我尤家可以将此女送于阁下。”

  元初宗?

  林凡本欲不搭理此事,可当听到尤家家主这般说话时,他止住了继续前行的脚步,回头看向那尤家家主,“你说,你和元初宗有交情?”

  那尤家家主似没听出林凡言语中的韵味,以为对方真来自元初宗,一想到青年这般年纪,顿时猜测其定然是元初宗不出世的天骄,连忙说道:“是的,我尤家常年和元初宗位于东神岛上的分部有交易往来,不知公子是元初宗哪位前辈座下弟子?”

  一旁的夏芷晴双瞳瞪大,玉手捂着小嘴,一脸怪异的神情,令得她身边的父亲夏青流疑惑不已。

  还未发问,林凡已是用行动告诉了众人,他和元初宗的关系……

  嗤!

  剑锋所指,令得那尤家家主面色遽然一变,如临大敌般地祭出灵兵,大声喝道:“你想杀我?”

  “元初宗什么垃圾都在收,我,只不过是替他们清理清理垃圾而已。”

  尤家家主面色铁青,他没有想到眼前的青年竟然如此大胆,敢在清风镇上对他发起攻击。

  他怒吼一声,身形暴退,同时手中灵兵光芒大盛,试图抵挡林凡的攻击。

  然而,林凡的剑法如同疾风骤雨,每一剑都带着毁灭性的力量,直指尤家家主的要害。

  尤家家主虽然实力强大,但在林凡的攻击下,却显得力不从心,只能苦苦支撑。

  “你……你到底是谁?”

  尤家家主一边抵挡,一边惊问道。

  林凡冷笑一声,剑势更加凌厉:“我是谁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很不喜欢元初宗。”

  随着话音落下,林凡的剑光猛地一亮,仿佛化作一道流星,瞬间穿透了尤家家主的防御,直接刺入了他的胸膛。

  “噗嗤!”

  鲜血溅射而出,尤家家主的眼神中充满了惊恐和不甘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自己竟然会死在一个年轻人的手中。

  而在尤家家主倒下之后,那与夏芷晴有着婚约在身的尤家嫡系尤亮整个人都瘫倒在地,一滩黄水自他胯下溢出,他想要求饶,可锋利的剑刃,已是洞穿了他的脖颈,根本无法发出任何声音。

  林凡冷漠地看着尤亮倒下,然后转身看向夏芷晴和夏青流,淡淡道:“现在,可以谈谈你们的事情了。”

  夏芷晴和夏青流都是一脸骇然地看着林凡,尤其是那夏家家主夏青流,心中更是惊起了千丈骇浪,就在刚才,他竟然妄图收拾这小子一顿。

  想到这,他手掌心不由得溢出冷汗,脑门更是汗珠淋漓,吃惊地说道:“你,到底是什么人啊?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luemu.cc。略木小说手机版:https://m.luemu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